苏丹超级联赛

我的入黨故事

?

“吾诚愿与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事势观之……吾辈处今日之中国,国中无地无时不可以死……”(《与妻书》) 当林觉民写下这封绝笔信的时候,时下的中国正在腐朽与重生中挣扎,正是“革命着的中国”。

我最初接觸這封信是在大學時候的“十·一”國慶節的詩文朗誦會上。朗誦老師技藝高絕,深沈的男低音和情感投入硬生生把我的眼淚逼出來。因之,我專程到圖書館搜尋這封信的全文。再次細讀,實在沒有什麽兒女情長的觸動,只有對“出身未捷身先死”和“捐軀赴國難”的悲壯的惋惜,只有兩汪清淚裏泛起的對革命先驅不畏死生和以蒼生爲念的贊歎和欽佩。

每每在書中、劇中、講堂裏,聆聽先烈先賢的故事,我時常感念———“死生亦大矣”———人是戀生而畏死的,但革命者何以凜然赴死者多而委曲求全者少,何以慷慨就義者衆和背道叛變者寡?蓋因信仰之故也。這種信仰是什麽?是對家國的悲憫,是對民族的關懷,也是對個人際遇的回應。幾千年的曆史長河中,屈原、文天祥,李大钊、方志敏,黃旭華、鍾南山……愛國、愛民兼愛人,已經深深嵌入了中國人的文化基因裏,而每一個富含這種文化基因的中國人的內心深處都藏著一個“可愛的中國”。他們願意扶大廈之將傾、挽狂瀾于既倒,願意爲國家、爲民族、爲他人、爲這個“可愛的中國”奔走呼號甚至流血犧牲。這種文化基因也流淌進了一個偉大的群體———中國共産黨人。

在讀完這封信的一個月後,我的生命色彩裏彙入了鮮豔的紅色———2008年11月8日,我由入黨積極分子轉爲了預備黨員。在轉爲預備黨員的黨員大會上,在20多名同志的關注中,我宣讀了《入黨志願書》。我不知是何原因,竟然在讀入黨申請書的後半段的時候,心緒起伏,眼圈上滾動起淚花,聲音還有些顫抖,還看到了老師的點頭和同學的笑意。那時,我有些許的尴尬,但這也是我最真實的情感表達:欣喜、激動,甚至摻雜著對未來的某種憧憬與向往。“請你記住這個日子,11月8日,這是你的政治生日,這將伴隨你的整個政治生命,你要好好珍惜”,支部書記對我說。說來也巧,在曾經的7年的記者生涯中,每一個記者節收到的祝福裏,我都會比別人多一份,那就是黨組織贈與的政治生日賀卡。

10多年來,從辭公職到再就業,從新聞行業轉到環衛行業,不論環境如何改變、不論際遇如何變換,我對自己政治身份的認同始終持守如一,我對曾經那次“莫名其妙”的流淚始終記憶猶新。誰也不知道,作爲一個青年馬克思主義者,一個中國共産黨黨員流下的淚意味著什麽。但我深知,我這個共産黨員的名稱前冠有“中國”這兩個字,這是14多億人共同的母親。而且她與別的這樣那樣的政黨不同:她有她的理論,她有她的宗旨,她有她的使命,她有她的奮鬥目標。她所有的這些,始終把“人民”置于其中,始終同中國人民的幸福和中華民族的複興緊緊連在一起。

在大考面前、在迷茫與覺醒之間、在誤解與稱贊之中,她保持著笃定的探索、邁著堅定的步伐。面對任何困難和壓迫,她都在激勵著我們“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面對任何危險和挑戰,她都在激勵著我們“從來沒有什麽救世主,……全靠我們自己”。作爲她的一個成員,堅守信念、笃定信仰固本培元、固根守魂,慎終如始保持應有的忠誠是最根本的。要做到忠誠,就要了解他的過去、現在和將來。而要了解,深入的了解,讀懂她才是最根本的途徑。其實,說實話,在過去的很長時間裏,我並沒有認真讀過馬克思主義的書,甚至一度連讀的興趣都沒有。我過去常在各種材料上寫上“認真學習馬克思主義”這句話,其實我是對組織說了假話的。在學習教育活動的組織生活會上,我作了深刻的檢討。也是從那時起,我開始“逼著自己讀一點馬克思主義的經典”,以期能涵養我真正的信仰的靈魂。讀史明智,此言誠不虛也。

“欲事立,須是心立。”心立,當然就是堅守初心、信念,並把它賦予每一見事中。100年了,她初心未改,而且愈發充滿朝氣和活力,她實在是擔得起一個“新”字和“大”字———在新時代,她正在帶領著一個偉大的民族,進行偉大鬥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在這個推進大事業中,我哪怕就是一個小角色,我也應當把我的身心全部交給她。因爲我爲她流過淚。

?

?

雲南京環盤宸公司?孔令金

友情链接:球王会  鸿运国际网站